摘要:

     一座城市,一座建筑,因为她独特,因为她有独特的人文历史,才会被人记住被人憧憬被人向往。因为比萨斜塔,千里迢迢来到意大利的比萨小镇,却发现广场的大片草坪上,有一组宗教建筑,它们是比萨大教堂,洗礼堂及斜塔,斜塔只是意大利比萨城大教堂的独立式钟楼。比萨大教堂,洗礼堂远比斜塔更宏伟更气魄,斜塔也似乎只是一附属建筑,而人们却仅仅记住了比萨斜塔,原因何在?一,比萨斜塔斜而不倒,独一无二,二,有了伽里略的两个铁球同时落地。让比萨斜塔名扬四海。其实人何不如此,你正了淹没在常人之中,你斜了一定会出名,这叫特立独行超凡脱俗。
    由此想到我们拍摄什么时,会不会想到要剑走偏锋,要特立独行要歪门邪道呢,当然拍什么没人能告诉你,可那些老生常谈,一窝蜂的整齐划一,陈词滥调的东西是否要终止呢,终止哪些毫无意义的重复,味同嚼蜡的复制。会让我们不浪费时间,更快更强地走向成功。
哪些东西是老生常谈陈词滥调呢?你别说,还真有一位摄影师写出来放到他的博客里,有人戏称他为马丁叔叔的火星来信,信名就叫《摄影的陈词滥调》。是任悦翻译的,我借花献佛复制在这里。
    艺术和纪实摄影师常常自我感觉良好,觉得他们比其他一些摄影师,比如拍家庭快照的以及业余摄影师更高人一等。不过,经过我这三四十年的观察,我的结论是,我们对自己所拍摄的东西太过自信了。
    这个结论也包括我自己在内,尽管我对自己想要探索的领域无不经过深思熟虑,但也仍然常常会发现自己也掉进了以下的陈词滥调提纲里。我非常关注那些执掌我们工作的基本法则,并且也想尝试来总结一下现今控制我们当代摄影实践的一些主要流派。这些核心主题和路径也在随着新摄影师的涌入,随着他们对摄影文化和语言的改造而不断改变。我渴望看到新的作品以及这方面的新书、杂志和展览。但大多数作品我看到的都是普通的,随大流的。所以,我在Brighton摄影双年展的时候,选择作品的标准就是看其能否从一个新鲜的角度切入选题。
    下面就让我来试着梳理一下我能找到的一些基本套路:1. 高角度俯瞰人类(the above ground landscape with people)
这是最近一个流行,主要是从Gursky那里发展出来。从一个高视点的地方框取人,把他们置于(淹没在)城市也可能是郊区的景观之中。
2. 弯曲的路灯
这个手法美国比较常见,他们那里这种路灯很多。这是典型的城市风景,但正在变得没落。这种流派可以追溯到Stephen Shore和其他一些人身上。
3.个人日记
Nan Goldin的《性依赖的叙事曲》在这方面算是开了先河,随后还有Larry Clark以及Ed van der Elsken这些人跟进。
4. 怀旧的目光(The Nostalgic Gaze )
摄影师乐于拍摄工厂、商店、俱乐部或者其他一些要关闭的机构场所。我们总是欢迎那些濒临消失的景观和人。
5. 怪异的以及非常视觉化的场景(the quirky and visually strong setting)
一提到纪实摄影这个概念,我们似乎更容易看到一个关于马戏团的项目而不是一个加油站的报道。其根本原因是摄影师愿意拍摄那些有着古怪视觉的场景。我们就有着大量这类题材的报道,比如精神病院和动物医院。
6. 街头 (the street)
最近几年街头摄影也被当代潮流卷入,摄影师制造出许多富有幽默的场景,并且很自然地转向了彩色。在英国,我们的传统其实是在海滩拍摄,但最近几年也开始没落,因为越来越难拍了,你不留神就被控偷窥。
7. 黑白的粗颗粒照片(The black and white grainy photo)
要是你认同,森山大道就是这个流派的教父。他把Andy Warhol和William Klein的影像表现糅合而形成了这种具有突破性的摄影语言。所拍摄的主题也是把城市景观和个人情感结合。
8. 新贵 (the new rich)
设想一下,这种流派就好比Tina Barney以及其他那些去耶鲁读书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学成归来之后都把相机对准了自己的家庭。通常都是用大画幅相机拍摄,而且经常有把衣服脱掉的场景。
9. 我是一个诗人(i am a poet)
这可能是最具冒险性的一个流派,因为它要把浮华去掉。这种影像可以在Eggleston和Rinko Kawauchi那里找到根基。
10 现代类型学 (the modern typology)
Becher夫妇和杜塞尔多夫学派对我们拍摄地貌和自然有巨大的影响,他的学生的成功又继续推波助澜。很多可以看做B流派的Becher的学生们用类型学的方法拍摄那些摧毁的建筑、海边小屋等任何常见的景观。11. 摆拍的照片
现在在街头拍摄太难了,摄影师又有着控制被摄对象的愿望,这种摆拍照片盛行一时。Gregory Crewdson以他的好莱坞风格的大片布景拍摄手法引领潮流。
12 标准照(the formal portrait)
曾经是我们的一个传统,最近又重新流行起来,像Reneke Dijsktra和Thomas Ruff这些人拍肖像的方法,禁止微笑,并且需要一种重复出现的结构,拍的时候一定要有三脚架。
13. 宽宽的风景 (the long landscape)
宽幅是最近拍风景的时尚画幅,冰川海湾则是用这种手法的理想被摄对象。
    这个名单我还可以再列举下去,不过我觉得你可能已经捕捉到了我要说的要义。我知道,很多人都会说:“这也太冷嘲热讽了吧。”但很多在这个名单之内的作品我自己也很喜欢,事实上,所有我喜欢的作品都能够分门别类到这个列表。我认为,这个话题的关键是,我们要对自己拍摄的主题细心考虑。我在看学生的作品集的时候通常都会说这些话,但人们却总是看着我,仿佛在说:“你怎么敢质疑我拍的东西。”
但假使我们仔细看看周遭这个变化的世界,那里似乎有太多的主题是我们不去拍摄的,因为我总是需要去回应一些所谓的流派和熟悉的表达从而让我们有创作的信心。我们希望通过这些题材增加影像的力量,但正如它可以是一种解放,同时也可能是一种束缚。
我要说的就是,在国外的陈词滥调,在国内可能还别有洞天,甚至在国外臭了大街的在国内依然可能是新锐。我们摄影评论家不能告诉你这些细微差别,他们的刻意评论加引导会让你迷失方向,在十字路口不知所措。摄影师拍什么?怎么拍是他们自己的事,人生如梦,服从你的内心所召唤就行。我们的评论家策展人理论家只是去寻找去发现,拨开迷雾去除雷同,发现哪些独特的花朵,哪些非凡的斜塔。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