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新
山东/济南
7.2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2012-04-21 15:04
6
0
2954
花事了
9
江山也好钱财也罢,神马都是浮云,权贵也好贫贱也罢,犹如过眼烟云。在人的弥留之际,最让你放不下的总是纠缠一生爱恋一世的那些女人。看那满含悲愤与泪水的双眼,怎知不是一怒为红颜?
看这厢风云变幻,又密不透风,城头变幻大王旗,看哪厢摩肩擦踵,又无所顾忌,女尤演绎国际性文化。百姓习惯性地围观看热闹,抓耳挠腮又无可奈何等待好戏开场。
把女人比喻成花真是恶俗透顶,可是把花的花期与花的寓意赋予女人身上,就不能不感叹,。人生如梦花事了, 沧海桑田变幻多。
一切随风吧。

2012-03-19 10:16
8
0
2066
期待已久的那个乌云翻滚的日子终于来了,内心竟然有一丝慌恐,已经等待了很久,天天研究天气预报,直到预报渤海有大到暴雨,我们背起早已收拾好的行囊,立即出发。四个小时的长途车我们都沉默着,赶到蓬莱仙境,又乘船一小时到达长岛,又乘车找到住处,就立刻让房东租一条船,明天一早去钓鱼岛。模特是我一个朋友,所以不能称呼她模特。也不好兴师动众,我只能说她很勇敢,因为未来的拍摄,充满着未知与不确定,甚至充满了风险与灾难的可能性。想象一下,在那个荒无人烟的孤岛上,狂风席卷着海浪,不停抽打着礁石,乌云滚滚浊浪滔天,人渺小如蚁,生命也会转瞬即逝。内心充满着孤独与无助。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暴雨并没有如期而至,只是蒙蒙细雨,天气阴冷,拍摄是令人难忘的,是你一生中难以忘怀的记忆,就像灰暗的一生中闪烁着不多的几颗星辰。
我曾把这几幅照片发在我博客里,有一天,看到一留言,很遗憾地说,要是晴天白日就好了。差点没晕过去,我倒。
2012-03-08 10:49
2
0
1694
2012-03-06 10:21
4
0
1403
过了定日不久 车在连绵不断的雪山群中爬行着颠簸着,似乎永远无尽头,前方依然是雪山绵绵望不到尽头,回首来路也依然是绵绵雪山望不到边际,我蜷缩在车厢里,望着窗外急速飘过得耀眼白云,由于缺氧脑袋像进了污水,浑浊沉重,似梦似醒心静如水,隐隐感到我的生命也许就这样在路上慢慢消耗饴尽了,我在寻找什么?为什么要去寻找?又能找到什么?找到什么又会怎样?她比生命更重要么?生命完结了拥有她有何用?那就赶在生命完结前拥有她吧。这个念头一直在痛苦地折磨着我,也许还要继续折磨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就像飞蛾扑火成灰始尽。
2012-02-14 22:06
8
0
1960
在世界艺术史上,没有哪个主题能像人体那样,被艺术家发挥得淋漓尽致,多姿多彩。人体艺术一直甚至永远都是艺术家们关注和热爱的主题之一.自从人类开始了解自己身体,就有了将身体的语言、身体的表现力和人的自然本性表现出来的强烈愿望。人体摄影是一门极富魅力的影像艺术,也是一门极具挑战力和震撼力的艺术,更是一门比其它任何一种艺术形式更容易遭到批判的艺术。似乎任何一个人都能随意举起道德的狼牙棒,痛击那些人体摄影师,色情与低俗,国内尤甚,一片喊打到处封杀。令人欣慰的是,一百五十多年来,人体摄影这个非凡的主题却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般带给我们无穷的诱惑和魅力。
2012-02-02 16:13
5
0
2465
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 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 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亦有之 ————庄子
连叔说:“然也 对盲人没办法让他看到色彩缤纷之美,对聋子没办法让他听钟鼓激越之乐声,不仅仅是身体上有聋有瞎呀?心智上也有啊,”我们不能让文盲领略读书之乐趣,我们不能让贪官理解比尔“裸捐”之豪举,也无法让一个蔑视生命心灵麻木的人欣赏人体摄影无法言传只能意会的精妙。一个有着几千年封建文化专制传统,一个曾经举国女人束胸与裹缠足的国度,一个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却要给女人树贞节牌坊的文化传统,充斥着偽道德伪君子,奴才文化太监文化小人文化奸诈文化权术文化厚黑文化官场文化专制文化贯穿上下固若金汤,如沙漠里没有鲜花盛开,这样的地方也不会产生人体艺术。一个不热爱生命尊重生命理解生命敬畏生命的国度,他们怎么会欣赏人体的艺术?
2012-01-25 14:32
7
0
2328
2012-01-18 13:17
0
0
1020
------世界颠倒着经过,带着吞噬内脏的痛苦和光亮,肉体的两肋破裂,长矛扎向软骨,防身盔甲飘入无之中。从你身上经过的,有古代世界的疯狂语音,标记和预兆,墙上的文字,酒馆门上的裂缝,拿着陶土烟斗的玩牌人,衬托着锡工厂的那颗形容憔悴的树,带进棺材里有锈斑的黑手。人们夜间走在街上,大桥衬着天空,像一架竖琴,亏烂的睡眼烧着了棚屋,糟蹋了墙壁;楼梯在浓烟中坍塌,耗子在天花板上奔逃;一个声音钉在门上,一些长长的爬行物有着毛茸茸的触须和一千条腿,从管子里掉下来,像汗珠一样。喜气洋洋,杀去腾腾的鬼魂,伴随着晚风的尖叫和下流男人的诅咒,有竿子从中间穿过的低矮的,浅浅的棺材;倾吐悲哀的口水流到冰冷的,蜡一般的肉里,烧灼了死亡的眼睛,死哈喇被凿碎的硬壳。一个在变幻的层次上的圆形笼子,人们在其中来回走动,星星和云彩在自动扶梯下面,笼子的四壁旋转,没有尾巴和爪子的男女,在一切事物之上,是用钢铁和高锰酸盐写的字母。人们在圆形笼子里随着连续炮火的隆隆节奏,走了一圈又一圈;剧院着火,演员们继续说着他们的台词。膀胱胀破,牙齿脱落,但是小丑的恸哭就像头皮屑掉下的声音。人们在没有月光的夜晚,走在火山口形成的山谷中,没有翅膀的飞鸟的山谷。人们走了一圈又一圈,寻找中心点,然而火已经烧成了灰,事物的性隐藏在手套里的手指中。
搬家前夕,整整两天半像耗子似的,搬书整书打捆打包灰头土脸腰酸背痛疲惫不堪浑身散架。眼前蠓虫乱飞脚下地板乱晃,黑暗中拂去灰尘,发现了这本亨利米勒的《黑暗的春天》随手翻开,眯起双眼用放大镜看了一下,看到了这些字-----
2012-01-16 15:22
2
0
856
千百万年来,魔鬼城四季狂风不断,风雨剥蚀,地面沟壑纵横,裸露的石层被狂风雕琢得奇形怪状:呲牙咧嘴,状如怪兽;有的危台高耸,垛蝶分明,形似古堡;有似荒废的亭台楼阁,檐顶宛然;有象坍塌的宏伟宫殿,傲然挺立。千姿百态凄凉衰败,令人浮想联翩。在起伏的山坡地上,布满着血红、湛蓝、洁白、橙黄的各色石子,宛如魔女遗珠,更增添了几许神秘色彩。若在月光惨淡的夜晚,四周肃索,阴森恐怖,每当风起,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怪影迷离。如箭的气流在怪石山澗穿梭回旋,发出尖厉的声音,如狼嗥虎啸,鬼哭神号。
有一天,一个和千百万年相似的一天,太阳就要滑落西山,狂风依然撒野肆虐,一位年轻而富于生命力的女子,典雅而从容地从魔鬼城轻轻走过,犹如一道闪电,一缕生命之光,闪现在悲凉而残酷的大地上,她给死寂的魔鬼城带来一线生命的迹象。

2012-01-14 10:26
6
0
1102
 有一种摄影它远远超出肉眼的感知,它裹挟着颓废沉沦怀旧的强劲情感维度。震撼着你的眼球。这种效果可以形容为黑暗、肮脏、消沉,破旧和阴郁,且总洋溢着一种怪异的超现实感觉。仿佛被时间消磨殆尽,被世界冷酷遗弃。也许你觉得很无聊,没意义,雕虫小技,甚至厌恶这种做法,赞同你,我就是在无聊中打发时间,让它让它早点到来或是尽快过去。
2012-01-12 19:39
16
0
1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