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新
山东/济南
7.2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很久没有按快门的冲动了,相机静静地躺在书架上,落满了灰尘,懒得清理,这胶片机是用来空按快门,倾听快门声的。胶卷早过了期,扔舍不的,留着没用,其实是没有值得用胶片拍摄的激情了。去年,拿哈苏的CFI120镜头去五棵松想换一台数码机。当时二手市值一万两千多吧,结果那店老板拿起来镜头冲灯光一看,毫不客气地告诉我,有霉丝了,我说再长点成交,一分不涨你去别家问问吧,切,连一台60D的机身也换不了,很无奈只好又拿出一自买了就没用过的闪光灯搭上。胶片机不止烧钱还烧心烧肝烧肺。
s s美国康科迪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吉姆·匍匐死发现,大脑的两个结构-即岛叶和纹状体-是科学家追踪性欲转化为爱情的关键所在。岛叶是大脑皮层的一部分,是被深埋在颢叶和额叶之间的一个区域。纹状体在岛叶附近,位于前脑。爱情和性欲能够激活纹状体的不同区域。性欲激活的那个区域通常由能够带来快感的事物激活,比如性爱与食物。爱情激活的那个区域参与了条件反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与奖励或与快感相关。
  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纹状体的爱情区域也是与毒品成瘾相关的区域。普福斯解释说,这是合理的。他说;“爱情实际上是一种习惯,在性欲得到回报的过程中从性欲转化而来。当人们对毒品上瘾时也是这个道理”。那么摄影是不是这个道理?摄影是否有过快感?是机械的精美,丝绸般的爽滑流动丝丝入扣的手感?还是按快门就能产生的愉悦?还是像荒木说的相机就是勃起的生殖器,拍摄某类题材比如拍美女,拍美景激活纹状体从而产生的快感并产生依赖性?一切皆有可能。但愿我的纹状体区域就这么平静如水,别再受什么刺激,哪里有摄影的戒毒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挤爆, 全球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34亿人次出行,从地上到天上,从水路到陆路,浩浩荡荡,道路拥堵,雨雪纷飞,大雾弥漫,什么都不能阻挡,中国人春节团聚的期盼,堪称世界壮举。返鄉過年難,一票難求 只能且站且走。。。
2013-03-06 12:08
13
0
925
回家
21
2012-02-05 20:23
7
0
1072
2012-01-26 00:05
2
0
1973